LD的姑父是个很有意思的人,每次碰到我们就会讲一些过去精彩的故事。春节走亲戚的时候又碰到姑父,他兴致勃勃地和我们讲起他从前斗蛐蛐的经历。过去在上海斗蛐蛐,就和外地斗鸡,现在养鸽子是一样的,算是一种带赌博性质的比赛,少则几十,多则几万的都有。这在过去那个36元工资时代,算是比较刺激的。姑父因为蟋蟀养的好,结识了很多当时很有名的上海“流氓”,其中还有几个有名有姓的大流氓。照现在的话说,姑父算是技术出身。每次谈起斗蟋蟀,姑父都感慨不已,甚至还提到曾经有一次为了同伴进班房。姑父算是活得相当精彩的人,下过黑龙江,承包过工厂,混过社会,进过局子,现在养养鸽子,养养狗,炒炒股票,生活的很惬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