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今天我还有哪些事情要干”,带着这样的想法,我醒了。

五点半的早晨是不一样的。天基本还是黑的,只有晃眼的路灯散射出来的光。路上有几辆出租车,也许是晚班后匆匆回家,或是赶着去等早起的客人。还有几辆卡车和大巴士,飞快的穿越十字路口。是的,路上除了我,也许没有其他私家车了。

高架上的路灯伸向远方,建筑物上的灯闪烁着,我有种晚上回家的感觉。大转盘上,路灯围成一个大光环,在那里旋转。我和别的出租车一样,飞快的超过一辆又一辆小面包,有种洛杉矶的感觉。突然,高架上的路灯像是说好了似的,一齐灭了,只剩下那一团团远光灯的光柱,还在照亮着前进的方向。

错过了南浦大桥,这个最佳的日出观测点,浦东的路灯倒还是亮的,此时的天空却已经微微发灰。车里播放的是初音版本的樱之雨,放到高潮时,内心激荡。哦,也许我已经离开校园太久了,但是成长的喜悦,这种心情是感受得到的,也是永远不会变的。

电梯里,玻璃中映出的脸,还有些睡眼惺忪,可是我已经等不及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了。

“早!”